首页
 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admin@baidu.com
570000

秋天,举行我们的感恩仪式

来源:点击:时间:2019-10-14 14:44

3.jpg

秋日华美

1.jpg

故土的馈赠

2.jpg

丰腴的原野  图/殷生华

到了秋收时节,便到了土族人感恩的最佳时节。

我们感恩苍天,感恩给我们粮食果蔬的黑土地,感恩土地上劳作的父老乡亲,也感恩帮助我们春种秋收的一身汗气的那些劳动工具。

走进秋天,成熟的气息淹没了大山,淹没了村庄,村前的清水河里也流淌着麦香。立秋过后,大地之上金浪翻滚,到了收割麦子青稞的时候,最古老的劳动工具镰刀出场了,勤劳的土族人拿着镰刀走向了房前屋后的田地,一把把镰刀要接受汗水的洗礼。

我们站在了一块麦地边。往手心里吐几口唾沫,让镰刀在手中转几圈,当镰刀在手心里转顺当,青稞麦子便发出齐刷刷的声响,这时,父亲们像再次听到了儿子出生时那一声声响亮的啼哭,儿子们像看到了自己出世时母亲脸上最生动的表情……

儿子们臂肌滚圆,在麦子金黄的映衬中,闪出油亮质感的铜色。媳妇们脱去厚重的外衣,头发盘上了头顶,女性的柔美在麦地里勾勒出油画般的丰韵。

镰刀在麦茬上划着优美的弧线。汗珠在黄土地上洇出朵朵淡色的花。这是秋天大地上最深厚的铜版画。

父亲老了。放下镰刀的父亲站在收割过的麦地里。年轻人做事总是毛手毛脚,连秋收也总是粗糙,多少颗金黄的麦穗遗落在麦地里。

儿女们在前头挥汗如雨。父亲在后头一棵棵捡拾麦穗。

儿子们割倒一块麦地,又走向另一块麦地。父亲还在沉寂的麦地里一步步挪动,一棵棵麦穗像小孙子一样静卧在他的怀里。

就这样,镰刀完成了一年的使命。父亲们在没有忙着洗干净自己的手,甚至顾不上擦一把脸上的汗,他们拿起一块布,细心擦干净一把把镰刀,把它们放到工具房特定的位置上。之后拿来麦草、柏树叶、坎巴花(香茅)、青稞桑面、一碗清水,在中宫花园的桑炉里煨上桑火。

点燃麦草,放上柏树叶、坎巴花,再放上桑面,这时,端起清水碗,一边用柏树枝蘸清水扬洒到桑火上,一边祷告苍天,感恩大地,最后给帮助收割秋粮的镰刀说一些感恩的赞词。

庄户人家给这个仪式起了一个很暖意的名字——卧镰刀,也就是让镰刀睡下,静静地休息,等待明年的出征。

之后,母亲会做一顿力所能及、比较丰盛的饭菜,一家人团团围坐,吃一顿一场虎口夺食的劳作之后的惬意晚餐,以作一种朴素的回报,也是对自己的一份犒劳。

收田结束,马车牛车便出场了,现在更多的是手扶拖拉机等农用机械,远处的近处的所有的麦捆青稞捆都要拉到家门前的打碾场里。以前,山地多,地远,牛马车速度比较慢,取捆子也需要三五天,而且是起早贪黑地忙碌,所有的麦捆、青稞捆、油菜籽拉到打碾场上,又是一场出力出汗的大劳作。

看着小山一样的捆子分类堆起在家门前,丰收的喜悦也像捆子山一样沉甸甸堆砌起来。天黑了,男人们卸下牛马车,把车子放置到雨水泡不到的屋檐下或专门的车房里,给牛马添上刚拉回来的一个麦捆,然后躺在土炕上喝一碗浓浓的熬茶,吸几口驱赶疲劳的旱烟。这时,女人们往锅里倒上菜籽油,烙上一摞狗浇尿油饼,烧上一顿腊肉面片,慰劳一下辛苦的身心,这是又一个庆祝的小节日,名叫:卧捆子。

是的,现在有先进的现代化机械,拉捆子省时省力,但我们应该保留自己感恩的仪式,懂得劳动的艰辛和荣光。

秋收季节,除非老天不作美要下雨雪,辛勤的庄户人家没有放假休息之说。吃了几张狗浇尿油饼,吃了几碗腊肉面片,男人们喝了半斤驱乏的青稞酒,翌日,碾场又开始了!辛苦的牛马也只休息了一晚上,第二天开始,拉起碌碡帮着庄稼人打碾一年的劳动成果。

碾场是个繁琐的劳动活,从凌晨开始摊开麦捆,套上牛马拉上碌碡一圈圈碾压,隔一段时间还要翻一遍。之后有一系列的操作程序,等到打碾好的粮食入库,也就到了黄昏日落,这中间还要看风向、风力,不然当天混合杂草的粮食要等到第二天有风了再来收拾。二牛抬杠的时代,一天摊开三四百麦捆就要一天或两天的劳作;现在虽说有了收割机、脱谷机等农机,但庄户人的劳苦,机器并不能完全代替。

一袋袋麦子青稞背进了家门,一捆捆麦草踩踏成草摞预备喂养冬天的马牛羊,那些碎草准备着煨暖冬天的土炕。近一个月的打碾结束了,吱咯吱咯响了一个月的碌碡也该休息了。这时候,牛马归圏,农具归位,家里长者拿来一把麦草,把碌碡擦干净,把碌碡滚到场院边固定的一个不起眼的位置,卸下木头楔子,在碌碡前煨上一堆火。这时候,家里主妇及时端出一碗“哈馏”(油炒面),交到长者手里,长者跪在碌碡前,燃烧的火里放一些油炒面,而后一边往碌碡眼里装油炒面,一边给碌碡说一些表示感谢的赞语,大意是:您在寒冬腊月帮助我们打碾粮食,满身涂抹了牛马的屎粪,我们的粮食丰收了,您也功德圆满地完成了自己的职责,此时为了表达我们的一点心意,您就尝尝新麦做成的油炒面,然后好好休息,等到明年再出来给我们帮忙。

这是秋收打碾之后的又一个感恩仪式,我们叫卧碌碡。卧,躺下休息,这是最关切的一种表达。对,这时候锅里还有一大锅油炒面,一家人一人一碗,吃得嘴角流油。

土族人感恩苍天大地,感恩生长在大地之上的母乳一样的所有农作物,甚至能果腹的一些野菜,更感恩帮助我们劳作的亲如兄弟的牛马和大大小小劳动工具。如此仪轨,展现了土族人的世界观和宗教观,我们最初的信仰以萨满为源头,我们信奉天人合一的思想,我们尊重万物平等的观念,我们相信一颗石头都长着一双眼睛,一棵草也有自己的保护神蹲在它肩上,一粒麦子以菩萨一样的慈悲精神牺牲自己来喂养我们。

说到感恩苍天大地,土族人有一个一定不能忘的感恩仪式。

粮食打碾完毕,家庭主妇会抓紧收拾好几袋麦子,让男人拉到磨坊磨好;在磨好新面的当天,第一时间要蒸出一副“盘”(麦面馒头)送到村前后村的神山上,或者自家的家庙里,之后煨桑祷告,新面的清香传达着土族人对天地、众神佛的感恩。

圆圆的“盘”尊贵地出现在土族人的感恩仪式里,展现着对喂养我们的粮食的膜拜和感恩,也是对丰收的最真诚的祝福。土族人认为,“盘”象征神山,故而“盘”一定要圆,给神佛敬献时有特定的数字要求,一定是13个,多了、少了是对神佛的大不敬,不但得不到神佛的护佑,还会冲撞神佛,招来灾祸。

一年四季,土族人有很多祭祀、求吉仪式,所有活动的主题一定是感恩,所以土族人的家园里桑烟不断,祷告不断。

关闭